正文

作者:三万,财经专栏作家。

时隔五年,上证指数再次站上3600点,两市成交额更是多日破万亿,一切都在诉说,资本市场是真的热。电梯里,饭店中,听到关于资本市场的讨论也是越来越频繁。

跟以往稍有不同的是,这次讨论较多的不是买个股,而是买基金。

“你看我买的这只'鸡',今年都快翻倍了”“兴全的xx经理徒有虚名,今年不如易方达的xx,他才是真神”“感觉新能源这个大趋势还没走到头,我晚上找找这个方向的基金?”

今年,你的资产配置里,没有点基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懂投资。

桥水基金的达利欧曾说过一个观点:

“尽管中国金融体系尚不如西方发达,但中国成为美国华尔街、英国伦敦,金融城这两大霸主的竞争对手,只是时间问题。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资本市场,它最终将能够争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纵观历史,最大贸易国都演变成了拥有全球金融中心和全球储备货币的国家。”

客观地讲,达利欧的判断是没多大问题的。往年“不争气”的A股,2019~2020可谓扬眉吐气,连续两年涨幅全球第一,与之相对应的是,连续两年A股相关基金平均收益率超30%。

也正因如此,2020年可以说是基金的大年。新发基金不论是数量和募资规模,都已经超过2015年牛市。注意,其实不到半年,5月底就已经超过了2015年的8千亿,到了12月份,更加疯狂,再创新高。

而元旦过后,基金业受到“点赞三连”,新基金更是遭疯抢,一周8只“日光基”,7只认购规模超百亿。

而市场间的另一场讨论,则是关于抱团:此轮抱团,为何爆炒所谓的核心资产,何时结束?市场风格还会切换吗?下一轮抱团又会抱着什么炒?

01

基金公司的豪赌

回答上述问题前,不妨先思考一个问题,如何最快速地吸引别人注意?如何获取足够多的流量?

答案显而易见:赌一把!用极端的行为方式吸睛,赌一把!

同样,基金行业目前也开始了类似的玩法。基金公司靠的是专业研究么?是投资成绩么?都可以是,但也不绝对!基金公司真正的法器,是规模!

而规模,来源于明星经理。这个明星经理,可以有过去辉煌的成绩,如果没有,造一个也可以!

怎么造?

这两年,公募基金俨然发现了剑走偏锋的机会:重仓押注某一行业板块,多基金并发!

是的,2019年广发基金的刘格崧做到了,豪赌芯片成功,包揽了当年基金业绩前三!

2020年做到的则是农银汇理的赵诣,他豪赌新能源成功,包揽前三。

这种打法,可以说是非常“直接干脆”的。19年的刘格崧玩的太成功了,一年规模干到800亿,试想放过去,基金公司想做到这个规模,不熬个数年乃至十数年几无可能。所以,市场上越来越多的人和机构抵抗不了这种诱惑。

这就好比老销售苦哈哈几年才谈了1亿业务,新来的小姑娘搞制服诱惑一年拉来十亿单,老销售们只会恨自己是个男的,不然也想有样学样。

赌就赌,赌赢了,规模暴增,奖金拿到手软;赌输了呢?钱又不是自己的!

正因为这种非常态化的运作,新近这几年,每一年我们都会看到大热赛道,总是异常拥挤,抱团新高后还有新高。大基金们,不拼到最后一天,都誓不松口气。

这期间,他们中也有人尝试过砸对方的盘,尝试过阶段止盈防守。但是,一方的懈怠,往往成为对手争冠路上的垫脚石,对方拼命发新基金,拼命拉自己的产品。

最后发现,放慢脚步求稳真不行,蒙眼狂奔的比拼上,还是继续拉净值吧。

谁都不糊涂,谁心里都门清。此时的估值、业绩、流动性,都已经无法解释市场的疯狂。

基金玩到这个地步,也就跟玩流量没啥实质性区别了!如今市面上的基金公司,很多都已经和媒体深度合作。说得直白点,这些基金的此种行为,已经无异于xx传销了:

1、打造成功样板;

2、吸引更多渴望成功的人加入;

3、后来者为最原始的人抬轿。

真相就是这么赤裸裸。

02

警惕悲剧重演

当前我国的一大趋势,是居民储蓄向资本市场转移,在这个过程中,借道基金自然是无可厚非。但是我以为,像上边这种大基金豪赌的方式,却一定是值得警惕的。

因为它深度利用了人性,有极具扩张的正反馈。那么,一旦趋势翻转,也一定会有悲惨的反噬作用。

这一点,在任何行业和领域都是相通的:

靠流量起家的明星,人设崩塌时也一定是众人踩踏的;

靠爆利吸引人的理财,最终遭到挤兑时,也一定是山崩地裂。

我们不妨回看下上一轮,2015年牛市最热的时候,爆火的投资品种分级基金,由于天生带杠杆的属性,而且以行业分类的通俗易懂,成为众多散户豪赌的工具。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一年近20倍涨幅,行情掉头向下,埋葬了多少人。

基金,本是散户投资资本市场的好选择,倘若奉行豪赌风格,那么,一旦遇到极端行情,又该怎样面对?指望基民的理性?

倘若遭遇极端行情,大量赎回机构怎么应对,想过吗?这种事情,2015年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某明星经理今年就有点难过,涨了就是人称c男神,跌了就是渣男c,这是他个人的遭遇。倘若有一天市场整体走冷,那么市场“众神”又该怎样应对呢?我们的金融系统,又该怎样应对呢?

如果说2015年券商享受了集体狂欢,2015年收场后,券商就如期惨遭重创。那么,如今的基金公司,会否重走老路呢?入场的狂欢,当然能给人带来愉悦,但散场后的一地鸡毛,埋单人又会是谁?

中国的资管市场正经历着巨变,打破刚兑和三条红线勒住了非标和信托的咽喉。频繁的暴雷和净值化把理财需求推向了基金,我们的资本市场各项制度加速推进,具备了承接大量资金的能力。

一切都是明牌,需求端三十万亿理财资金寻找替代,供给端基金公司能力增强,一切都预示着基金公司的好日子已经开始,而且前途一片光明。

但是,个别基金公司的豪赌,必须值得警惕,说句不客气的话“真不带这样玩的”。

最近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网投地址平台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