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作者 | 武丽娟

编辑 | 吴婷婷

来源 | 独角金融

业绩预亏271亿,却归咎于子公司?天安财险从昔日保险业“黑马”到“亏损王”,如今又遭控股股东西水股份的嫌弃,他们之间的爱恨纠葛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江湖往事?

1

都是天安财险踩雷“犯的错”?

2月18日,西水股份正式回应了上交所就其重大亏损事项发出的监管函,称其2020年扣非后净亏271亿,主要归咎于子公司天安财险“踩雷”。

西水股份表示,预亏的主要原因是本期上半年天安财险对投资资产计提大额减值,以及自2020 年 7月 17日起不再将天安财险纳入合并范围,对天安财险会计核算方法由长期股权投资转换为金融工具核算所致。

天安财险成立于1995年1月,注册资本17.64亿元,控股股东西水股份持股35.88%。西水股份与旗下三家合伙企业金奥凯达、国亚创豪、恒锦宇盛共计持有天安财险50.87%股权。天安财险从事的保险业务收入占到西水股份主营业务收入的90%以上。

在保险行业内,天安财险曾凭借理财险保费收入成为一匹“黑马”。但理财险也给天安财险带来了巨大流动性压力,公司理财保险规模从2013年的0.02亿元飙升至2016年的2474.82亿元。2016年底总资产3026.97亿元,总负债2707.18亿元,达到历史巅峰。

来源:天安财险官网

由于早期理财险产品期限错配,天安财险2017年起遭遇千亿级兑付压力,近年来其债务问题一直是业界关注的焦点。

2

踩雷28笔新时代信托涉及规模284亿

1月25日晚间,西水股份年度预亏87亿元,扣非后亏损271亿元的公告曾引发市场热议。

根据公告,2020年上半年,天安财险持有的信托产品等资产到期后发生实质性违约。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减值测试显示,天安财险计提投资资产减值准备577.45亿元,影响2020年度归母净利润-207.24 亿元。

1月26日,上交所火速对西水股份采取监管措施,下发监管工作函。对于西水股份巨额计提投资资产减值损失,上交所还要求其补充披露所持新时代信托产品的具体构成、底层资产、担保物情况等,说明公司资产减值测算的具体过程以及减值迹象出现的具体时点、是否存在前期业绩虚假或调节利润的情形。

不过,对于上述上交所询问的内容,西水股份这次的回复函表示因工作量巨大、有待进一步核查,具体细节并未解答。

独角金融也曾致电天安财险和西水股份,但没有联系上。

在业绩预计发生巨额亏损的情况下,西水股份股价曾受重挫。1月26日至28日连续三个交易日跌停,2月8日触及2.88元/股的新低,2月19日报收3.51元/股,总市值38.37亿元,相较270亿元的预亏,相当于7个西水股份。

西水股份2020年9月5日的信托计划逾期提示性公告披露,天安财险认购的新时代信托作为受托人发行的信托计划共计28笔,合计投资本金284.44亿元,应计利息11.76亿元,本息合计296.2亿元。2020年6月-10月到期的有25笔,投资本金为259.44亿元;2022年2月-3月份到期的有3笔,投资本金为25亿元。

来源:巨潮资讯

天安财险从同一个信托公司就投资284亿元,且截至其最后一次公告日2020年9月5日,16只信托产品出现逾期,184亿元无法兑付。

值得注意的是,新时代信托与西水股份、天安财险均为同一实控人,都是某资本巨鳄麾下金融机构。

3

资本巨鳄通过信托自融?

其实,在发布信托计划逾期公告前,西水股份、天安财险就双双被银保监会宣布接管,同时被接管的还有华夏人寿、天安人寿、易安财产、新华信托、新时代证券、新时代信托、国盛证券和国盛期货,而上述这些企业皆为该资本巨鳄旗下成员公司。

新时代信托于1987年1月成立,前身是包头市信托投资公司。

天安财险踩雷的信托产品为新时代信托发行的“新时代信托蓝海信托计划”,公告透露的16只产品在市场上鲜有公开募集的踪迹,不过,独角金融查询到了新时代信托的蓝海系列产品之一——“蓝海907号”。

来源:信托网

以“蓝海907号”为例说明,该计划发行于2017年3月,以包商银行的股权作为质押。从上图可以看出,该笔信托计划融资方为包头市广通达商贸有限责任公司,独角金融通过天眼查发现,其大股东为出质方——包头市实创经济技术开发有限公司,而包头市实创经济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正是由上述资本巨鳄控股。

而这并不是其首次通过信托自融。《第一财经日报》早在2013年便有报道,称新时代信托为该资本巨鳄所提供的逾百亿元融资,无论在股权质押数量的风险把控,还是作为发行渠道需遵守的“独立性”等原则上,都存在较大问题。也有分析人士指出,在融资过程中,融资规模远超借款人的净资产,股权估值远高于同类股权的正常估值,存在价值高估、利益输送之嫌。

“蓝海”系列信托产品的质押物——包商银行的股权也出现了风险,2019年5月24日,包商银行因出现严重信用风险,被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联合接管。

受投资信托失败影响,天安财险2020年上半年亏损达到646.7亿元,净资产为-359.85亿元,显然已是资不抵债。

新时代信托旗下产品主要有“鑫业”“蓝海”“慧金”“恒新”4个系列。除了蓝海信托计划逾期,新时代信托还曾于去年6月公告称,本应于2021年3月到期的“新时代信托·恒新6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经受益人大会决议延期60个月到期。

目前,新时代信托官网上的产品信息一栏已被清空,新产品断货。自去年下半年被接管以来,新时代信托没再推出过新的信托产品。其最近的一次进展公告时间为1月22日,公告称,在各方共同努力下,公司近期已基本完成清产核资工作。中介机构正在抓紧起草有关书面报告,为制定兑付方案、推进风险处置等下一阶段工作提供依据和基础。

新时代信托风险产品的底层资产多为该资本巨鳄持有的其他金融机构股权,如广发银行、天安人寿、天安财险和天津银行等。通过信托平台,以大量非上市金融机构股权作为质押,巨量融资背后暗藏风险。

专注宏观经济和资产管理研究的业内人士朱鸿彪向独角金融表示:“曾经,刚性兑付是信托行业的标配。随着资管新规打破刚兑后,信托投资者的本金不能及时收回,只能自行承担相关损失。不过从信托(信托业务是一种以信用为基础的法律行为)的本质来看,信托公司必须恪尽职守,履行诚实、信用、谨慎、有效管理的义务,信托财产的具体运用和投资方向要遵循法规。作为投资者,一定要了解该信托产品的交易结构和风险防范措施,审慎投资。”

资本市场中,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关联交易,左右腾挪之术并不少见,最终受伤的还是中小股东和债权人的利益。

监管也在持续严格控制信托公司与大股东之间的关联交易,2020年5月8日,中国银保监会制定了《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明确规定:“信托公司不得以信托资金与关联方进行不当交易、非法利益输送、内幕交易和操纵市场,包括但不限于投资于关联方虚假项目、与关联方共同收购上市公司、向本机构注资等。”

防微杜渐,早做准备,才能防患于未然。如今相关机构被依法接管,神秘面纱被揭开后,期待上述资本巨鳄昔日留下的风险可以被逐渐化解。

一位新时代信托的投资者向独角金融透露,目前他们已经通过QQ群等方式建立维权组织,春节前曾经去过新时代信托包头总部沟通。据其统计,涉及投资者约有1772人,约65亿的资金损失。但由于相关机构资不抵债,追索难度巨大。

对于西水股份的遇人不淑,你怎么看?欢迎评论区留言!

最近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网投地址平台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1 版权所有